伊利里亞大遇險家

歡迎,擁抱沙灘的漂流客!

天光與白岩 II


7、那一刻,我知道我們相愛了。

  「利昂德!」噴水池邊,厄內斯汀叫住了穿靛藍色軍裝的青年。

  「厄內斯汀!」利昂德轉身,牽起未婚妻厄內斯汀的雙手,臉上的光采倍增,「你搬到樂麗宮來了?」

  「嗯。我也想過回鹿苑宮⋯⋯在熙尚市區的話能更早知道消息。你們有特蕾茲殿下的消息了嗎?」

  「還沒有。王家衛隊派出了認得殿下長相的士兵,和熙尚警察一道搜尋了很多地方。」

  「你也去了嗎?」

  「是的。醫生當天就把子彈從我的胳膊裡取出來了。妳別擔心,我恢復得很好。可惜熙尚還是太大,太複雜,還有很多盲點。」

  「王家衛隊和警察的盲點⋯⋯」

  「最重要的是妳沒事。我的手臂算什麼?只要妳沒事,我願意用胸膛去擋暴徒的槍口。」

  利昂德十分滿意自己的情話,看著厄內斯汀的臉,捕捉她的反應。

  厄內斯汀正低下頭看著兩人牽在一起的手,她一定是害羞了。

  「謝謝你,利昂德。」厄內斯汀抬起頭,「我先走了,你保重。」

  「去哪裡?我送你!」

  「不了,你繼續去找殿下吧!」

  厄內斯汀很快消失在妝點樂麗宮大花園的綠樹之後。

  利昂德回味起厄內斯汀的臉龐,覺得她看起來氣色還算不錯。

  不過,也只是不錯而已。

  「喂!想什麼吶?」國王衛隊的同袍走過來,用力拍了一下利昂德的後背,「你的眼神好下流啊,在想什麼東西?」

  「什麼叫下流?」

  「就是看情人的眼神。剛才那個美人是你的未婚妻吧?也難怪了。」

  利昂德努力回想厄內斯汀的眼睛,自言自語道:「看情人的眼神⋯⋯她今天看我的眼神,不太像在看情人。」

  「哈哈,她看我的時候,就是看情人的眼神了。」

  「你胡說八道什麼!」

  「我開玩笑嘛⋯⋯那你說說,她看情人的眼神是什麼樣的?」

  「有這麼一次,那時候我才被派到特蕾茲殿下身邊。我正好在花園裡巡邏,殿下枕在厄內斯汀的腿上睡著了。厄內斯汀一直低著頭。她突然注意到巡邏到她面前的我,抬起了頭。」

  「然後呢?」

  「那一刻,我知道我們相愛了。」

  


  泊松夫人宅第裡的人,大都認得厄內斯汀。

  「請稍等,我這就去告訴夫人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

  厄內斯汀向門房報上名字之後,就被客客氣氣地請到了客廳裡。

  平常熱鬧的客廳現在只剩她一個人,多少讓她有些靜不下心。

  對這間客廳來說,也許更多時候只有一位客人,或者根本沒有客人,這才是真正平常。

  畢竟,主人不可能一整天都在社交,所以也就必然有大半的時候要讓客廳空著。

  將思緒和感官都放鬆到環境之中的厄內斯汀聽見有人走下樓梯。

  是讓娜下來了嗎?

  厄內斯汀向玄關前的樓梯口看去。

  下來的不是讓娜,是一個陌生女人。她裙子上的胭脂紅色很淡,幾束黑色的亂發從白色棉布帽子裡露出來。陌生女人在樓梯口站定,也正好看著厄內斯汀。隔了這麼遠,厄內斯汀還是覺得她很高大。

  厄內斯汀向她點頭致意,可她突然離開了,別說回禮,恐怕都沒看到厄內斯汀點了頭。

  真是個奇怪的人。

  厄內斯汀又等了很久,期間其他侍女送來一杯熱茶。待到茶上沒了熱氣,厄內斯汀終於等到女主人由侍女陪著蒞臨客廳。

  「抱歉,久等了。」收拾得光鮮亮麗的讓娜在厄內斯汀對面坐下。

  「沒有,是我打擾⋯⋯」厄內斯汀的視線焦點被吸引到讓娜的胸前,瞬間換上一副禮貌的客人不該有的急躁面孔,「這條項鍊是哪裡買的?」

  讓娜提起胸前的吊墜,答道:「這?不是買的。算是一個朋友送給我的。」

  「什麼朋友?她怎麼會有這條項鍊?」厄內斯汀走到到讓娜面前,指尖托起吊墜仔細查看,「應該就是這條沒錯。」

  「這條項鍊⋯⋯」讓娜有所察覺,「厄內斯汀,我說過,在真正的熙尚裡,我更能幫上妳的忙。」

  「妳趕緊問問妳的朋友,有沒有看到過一位淺金色頭髮,深青色眼睛的矮小女孩?」

  「淺金色的頭髮,深青色的眼睛⋯⋯如果有呢?」

  「如果有⋯⋯」

  「厄內斯汀,你可以相信我。」

  厄內斯汀沒有遲疑多久,覺得隱瞞下去只會耽誤時間,便說出了真相:「如果有,她很可能就是失蹤的特蕾茲公主殿下。」

  讓娜沒有咀嚼這驚天消息太久,把吊墜從厄內斯汀的指尖提起來,捏在手心,答應道:「我會盡快安排妳和我的朋友見面。到時候妳一個人來就好,人多了怕打草驚蛇。」

  「要盡快!」

  「好的。妳別擔心,殿下不會有事的。」讓娜安慰罷厄內斯汀,對身旁的侍女命令道:「馬上去找吉爾,我要見他。」

頁次: 1 2 3 4


在〈“天光與白岩 II”〉中有 1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